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健康

怒剑龙吟 第两百六十三章 心意表明

发布时间:2019-12-05 04:29:11

怒剑龙吟 第两百六十三章 心意表明

止住了脚步,风韧并没有退回来,甚至手还是放在门把之上,也没有想要先合上的意思。看样子,他打算就这样听完兰瑾接下的话再走。

见到对方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兰瑾有些没好气得说道:“你就不能把门关上,然后坐回来听我好好讲吗?这算甚么态度?”

“行。”

风韧应了一声,带上门后坐回了那张柔软的床上。没办法,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而兰瑾正好坐在上面。

将手中的放在了一旁,兰瑾双手托着自己的香腮,将肘部靠在腿上看着风韧说道:“我突然很好奇,你和晓璇之间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风韧抚了抚自己额头回道:“什么时候你这么八卦了?”

“好奇不行吗?你要是不肯不说就算了。”

话说如此,兰瑾的双眼中还是充满着期盼的。

眼见这样楚楚可怜的模样,风韧呵呵一笑道:“好吧。反正距离睡觉还有些时间,就索性说说吧。不过先说好了,这些内容可不准给我泄露出去。在此之前,我可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

“嗯嗯。”听到自己竟然是头一个知晓的时候,兰瑾脸上明显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微微叹了口气,风韧出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摸出一物抛给了兰瑾,后者接过一看,却是一枚直接用草叶编织成的戒指,看那枯黄的表面和丝丝细布的裂痕,想必有些年份了。

“一切,还是从这个说起吧……”

半个时辰后,说得口干舌燥的风韧随手端起了手旁的一个杯子,一口饮尽其中之水,淡淡的清甜味弥漫舌齿之间,还有股幽香。

“你这是什么玩意?怪甜的。”

放下杯子后,风韧嘀咕了一句。平日里他要么喝清水,要么泡点茶叶,像这样的甜味饮品倒是很少喝。多就喝点鲜榨果汁,还不加糖。

按他的话说,甜味太腻,会影响头脑思考的速度。虽然,已经有人给他解释过好几次事实是敲相反的了……

从故事中回过神来的兰瑾“呀”了一声,然后有些愠色地盯着风韧说道:“谁让你不经我同意直接喝我杯子里的花茶的?”

视眼前女孩两颊的微红,风韧一副所谓的样子道:“不就是半杯花茶吗?话说这也配叫茶?一点韵味都不够。”

“你还知道韵味?我记得昨天是谁说酒楼提供的辣椒酱不够味,加了一罐还嫌不够的。结果洛亥涛不过放了一小勺,然后到今天早上都舌头肿红得吃不下东西了……你口味太重了,清淡点好,喝喝甜的吧。”兰瑾冷哼道,同时将自己的杯子挪到靠近她这边的位置上。

风韧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呵呵,谁叫他自己不能吃辣也不先尝下。至于什么重口味,我有吗?”

说罢,他邪邪一笑,看得兰瑾愣了一下,随后立刻有写应过来了自己话中所用词的另一层意思。

“好了,不开玩笑了。故事也说完了,我也该走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继续修炼。接下来的赛事,不容乐观。”风韧呵呵一笑,准备起身走人,不过当看到兰瑾依旧有些意犹未尽的眼神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于是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

“你还想怎样?该说我我都说了好吗?”

兰瑾闻言把头一扭,小声嘀咕道:“难道就这么不想和我相处吗?总想着走。”

风韧连忙摇手道:“没有没有,不是怕别人看到了我总呆在你房间里影响不好吗?”

不说还好,谁知这样一来兰瑾反倒是立刻站起身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风韧喝道:“你还好意思说?我正好想问那天夜里你究竟和宇文坤说了些什么?虽然现在他看到我完是一副仅仅认识的样子,但是……”

“但是什么?”风韧心中料到了几分,不过却不点破。

兰瑾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还泛着几抹绯色的红晕,她甚至有邪都说得断续不清:“你你你……你不不不觉得,应应该……那那那个……”

“停!听着都累,还是我直接解答吧。其实那晚,也没和宇文坤那贼小子说什么。大不了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情之类的。再者,随便开导了他几句,比如什么天涯何处芳草之类的。后再干了一架,对轰几拳,拳拳入肉的那种。于是,就好了。”风韧依旧一副很是随意的样子,似乎完没有察觉到兰瑾的异状。

“什么叫做就好了……那晚到底还说了什么?宇文坤后来打量我们两个的眼神明显不太对。”突然间,兰瑾说话恢复了利落。

风韧耸了耸肩道:“还不是你那晚乱琴,说清楚不就行了,何必临时演戏给他看呢?搞得他信以为真了,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于是,干脆懒得说。不过还算好的是,别的地方还和以前一样,完没有隔阂。”

“算了!”兰瑾哼了一声,心中确实补充道:“你个白痴!长的是榆木脑袋吗?”

谁知风韧突然站起身来,他叹了口气,随后猛然往前一步,双手一下子就正准备重坐下的少女抱在怀中,在她本能地微微挣扎之后,抬起右手缓缓地抚摸着对方蓬松的长发,同时说道:“我突然发现,就这样假戏真做也挺不错的,不是吗?”

兰瑾抬起手连续捶击了风韧胸膛数下,随后有虚泣地说道:“没想到你也明白,哼!在你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也只有那庇护之心还能够留下少许慰藉,聊以寄托些思念之情。”

“不是吧,有这么严重吗?不过好像……我也有些习惯你在身旁的感觉了,要是真的一路上孤身一人的话,可能真的走不下来。好在,霍云和宇文坤这两个家伙,先后碰到了。”风韧依旧缓缓抚摸着怀中女孩的长发,眼中也终于有了些少见的柔情。

兰瑾突然一把推开了风韧,重坐到座椅上哼道:“那就顺便说说,你究竟是怎么遇上宇文坤那小子的吧,我还觉得有些奇怪了呢,你们两个竟然会认识,还一路来的。”

“是他找上门来的,按照那小子的说法,应该是风掌教那边早就料到了我会玩偷跑的这一道,于是就事先打了个招呼,让他出面帮一把。可惜那个宇文坤虽然挺聪明的,还是不经意间露出了些破绽,要不然的话,也许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倒是你呀,我也很好奇当初你和宇文坤是什么情况,竟然还答应嫁给他?”风韧笑着调侃的同时身体向后一样,直接倒在了那张柔软的床上。

不得不说,挺舒服的,而且还有股淡淡的幽香。

对于风韧竟然直接躺在了自己床上,兰瑾也只是佯怒地瞪了一眼,随后奈地说道:“那时候太小,就和他玩得来。于是乎,连带骗胡口说了些什么,是孝子的玩笑而已,不能当真。哪像你呀,和晓璇那么小时候的承诺,竟然隔了这些年重来履行了。”

说到霍晓璇之时,兰瑾眼中莫名地略过了一丝落寞,一闪即逝。

风韧继续调侃道:“只可怜,宇文坤竟然为了那个玩笑苦苦等了十多年,结果还被情地拒绝了,真是有些为他感到惋惜。”

“惋惜?你能别假慈悲不?要不是有你的出现,也许,也许我……”兰瑾说不下去了,不过意思也很是明显。

“好吧好吧,罪人就我来当好了。不过,下回要是还有这样的好事,再来找我也行啊。”风韧呵呵一笑,单手支撑着坐了起来。

兰瑾猛然起身往他额头上指一敲,同时喝道:“还有?你倒是说说,到底准备在整几个啊?是不是还想冷后宫呢?警告你,要是敢辜负了我,直接把你下面给切了。”

说罢,袖中漆黑短刃滑出,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

,随后她又补充道:“晓璇那边,也你去解释,我觉得自己去不好意思开口。”

“不好意思?当初又是主动抱,又是主动吻的,好像被动的是我吧……”风韧笑着说道,而且又躺下了。

“不不不,不许再提了!那可是本姑娘的初吻好吗?那晚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使神差,就便宜了你。”兰瑾气得满面通红。

风韧抬起手来晃了晃:“我也差不多。也就那次离开晋轩的时候,被晓璇强吻了一次。话说你们两倒是挺像的,总喜欢有些霸道地玩主动,在很多方面,呵呵。”

“还说!”

兰瑾抬起手来短刃就势一刺,不过也很显然没有想伤着风韧的意思,速度很慢,以至于被对方锁住手腕一扭,竟然自己也直接躺在了床上。

“别谋杀亲夫行不行啊?”

风韧继续调侃着,拨指飞了那柄短刃,锋利的刀刃刺入墙内,至于手柄还在外面微微颤抖。

“哼!谁答应要嫁给你了?”兰瑾没好气的说道,却是纵容对方就这样半抱着她继续躺在自己的床上。

谁知风韧接下去道:“不急一时,慢慢来就是了。况且,现在也没时间说这个了。几天后赛事继续,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说这些,都是空谈。难啊!”

“你竟然还有如此不知所措的时候,真是难得。”兰瑾幽幽道。

“我只是觉得,要不是不能赢得比赛把赤叶幽魂花带回去的,晓璇就麻烦了。一切悲剧都是我造成的,必须等我去弥补。”风韧叹了口气。

兰瑾伸手在风韧腰间一掐,没好气的说道:“都说过了,在我房间里,还躺在我床上,竟然还在想别的女孩,能不能别这么过分?”

“吃醋了?哈哈,没想到一向冷面对人的兰瑾也有这样的神态。啊!啊!轻点,别扭啊!”

兰瑾手上的力度,瞬时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风韧奈下只好示弱说道:“行行行,不说就不说。这么晚了,我们睡吧。”

“你等会儿,什么叫我们睡吧?你给我回自己的房间去!”兰瑾面色大红。

“之前留我不放的是你,现在赶我走的也是你,能不能别这么矛盾?就这样睡吧我很累了,不愿走了。”

风韧立刻装死,顷刻间鼾声传出,仍凭兰瑾怎么叫唤也不起来。

奈之下,兰瑾索性靠在那厚实的胸膛上,带着些忐忑就这样合上了双眼。

夜,深了。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华博医院张李松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
洛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安顺看癫痫到哪家医院好
深圳哪家妇科医院可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