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故事

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 梁桂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3:05

当前,我们的创新体系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创新的体系结构是不是定位恰当,包括产业界、企业界、大学、科研部门、政府等各方是滞更就其位。如果政府做了非政府做的事情,大学做了非大学做的事情,研究机构做了非研究机构做的事情,企业做了非企业做的事情,就不可能完成创新,而且这个体系的效率也会很低。另外,在这个组织体系里,各个部门要形成一种充分的、流动的机制,否则创新依然没有效果。我们在研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以及中央对中国特色的国家技术创新体系的要求后,了解到这两点是大问题。我们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与北京大学专门组织了一次研究,讨论发展中国家集群的升级困境问题,而此前更多的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在讨论这样的问题,认为发展中国家无论是技术升级还是集群升级都存在制度性缺陷。我们的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可能没有更多考虑到这种升级。目前,全世界的高新技术被谁掌握?答案是跨国公司,在7万多的跨国公司手里。据了解,OECD国家的技术研发费用占全球研发费用的90%;OECD里7个国家的技术研发费用占OECD的90%;这7个国家同时占全球研发经费的80%以上。世界银行提供的一份报告指出了发展中国家的技术转移难题问题,包括从20世纪70年代到2001年在发达国家之间付的专利权使用费。高收入国家所付的费用,从当年的20.8亿美元到2000年的710亿美元;中低收入国家70年代付的费用大约是2000万美元,2001年付7000万美元。从中我们看出,中低收入国家的付费金额与70年代相比变化不大,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没有太大变化。按照联合国、世界银行或业内专家的分析,目前我们的技术转移有三大难题:是信息的不对称性,技术开发者、信息拥有者对技术信息的掌握与购买者有很大不同。第二是关于市场强制性问题,如果某人优先得到专利权,可能会阻碍其它的技术复利。第三个问题是“外部性”。在某省调研时我们发现某项技术全世界有5个厂商都在中国制造,从中诞生了一批技术溢出型小企业。在跨国公司的对外技术转移贸易里,有2/3是通过直接的控股性子公司实现的,技术很少有溢出;另外1/3是横向溢出到所谓的配套厂商,但大都是一些陈旧技术。我们要考虑引入外商投资和技术溢出之间的关系。比如英特尔公司生产芯片要做封装,需要通过其他企业做,他会把特许权给这些企业,这就有了技术的溢出。我们要建设高新区,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光靠中国人还不够,要有各类人员的流动,实现技术的转移和溢出效应,解决产学研方面的弊病。从我们当前技术转移的模式看,国内的技术转移体系仍面临很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对内,我们在市场环境下的国家技术创新体系没有健全;对外,我们还面临着全球的竞争压力。我们内在的体系“青黄不接”,外围环境受到全球价值链的打压。所以,要成功创建创新型国家必须多方面努力,研究界、产业推动组织、政府和企业界必须联手。技术转移涉及到产业组织、产业集聚以及全球价值链,我们必须站在全球高度,以市场化的角度,在产业组织和整个市场体系下推动我们的工作。研究界不仅要研究一种现象,而且要研究相关的政策。中国应该怎样实现技术经营与技术转移?怎样做示范带动让技术溢出发挥重大作用,解决科技与经济之间的交接和循环。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今年合并之后,要强化技术市场的工作,学习一些经验。目前,我们正在通过研究现有的科贸政策,结合科技部国际司在国际技术发展方面的经验,努力研究国内的技术主流、投入主体利用国际化带来的实际性技术溢出,实现以我为主的科技创新问题。今年,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有了新的发展,财政部专门设立了对技术企业服务机构的专项资金。我们也把技术转移的服务机构作为一个重要内容收录进来。目前,财政部、科技部共同在做这项工作。除此之外,我们还在抓紧完善相关的市场法规和市场体系,完善技术系统,充分发挥技术系统的作用,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未来,我们一定要把技术市场的工作做好,努力实现技术要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价值,真正建设一个中国特色的技术创新体系,完成我们小康社会的目标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有哪些医生
成都恒博医院路线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导医台电话
成都恒博医院如何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咨询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