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故事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660章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1:48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660章

“保关,你是越来越长本事了,好,好得很呐。”沉默片刻,宁双淇气极而笑。

“市长,您说笑了,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李保关笑得跟哭一样,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威胁宁双淇。

“宁市长,其实我们要求也不高,您把我们送出国外就行。”曾蓉道。

“送出国外?你说得倒是轻巧,要不换你来当市长,你把我送出国外得了。”宁双淇看着曾蓉,这个女人端的是无知得可笑。

“宁市长,您这话就不靠谱了,我怎么能当得了市长。”曾蓉又顶了宁双淇一句。

宁双淇有些恼怒的看着眼前这个无知无畏的女人,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好意思对一个女人发火,但曾蓉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他这个市长的威严,宁双淇已经快达到忍耐的极限。

偌大的客厅,气氛僵持着,宁双淇目光在李保关和曾蓉夫妻俩身上来回扫视着,冷静的思考一番,宁双淇这会已然明白李保关夫妻俩所谓的走投无路到他这来,实则是来威胁他。

沉默了好一会,宁双淇的目光落在了李保关脸上,这个以前只能对他卑躬屈膝的下属,现在尽管仍保持着一副恭敬的姿态,但宁双淇却是怎么看都不顺眼,如果眼神能杀人,李保关现在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没那个本事送你们出去。”宁双淇终开口道。

“市长,您要是不送我们出去,然道就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带走吗?我也不怕您笑话,我这人是个软骨头,进去里面,为了少受点罪,争取宽大处理,我知道的事都会主动交代,您也不想那样吧。”李保关瞥了宁双淇一眼,不敢正视宁双淇那如刀子一般的眼神,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说着,这时候的他,也是豁出去了。

“李保关,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那样做对你没半点好处。”面对李保关明目张胆的威胁,宁双淇强忍着怒火。

“市长,怎么会没好处呢,把别人交代出来,为自己争取宽大处理,这是傻子都能明白的道理。”李保关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宁双淇怒指着李保关,瞪着一双眼睛的他,这会气得肺都快炸了,偏偏拿李保关没办法,对方这是明摆着破罐子破摔。

正当李保关躲在宁双淇家里时,陈兴一行也回到了军分区招待所,讨论着下一步的计划,因为李保关的事出了纰漏,这让他们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必须做出改变。

陈兴同样打向组长何启立汇报了今天上午的事,对于出现的意外,陈兴作为负责人,在何启立那里也主动将承担下来,不过何启立并没有就此事有任何批评,这让陈兴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

下一步的计划,何启立让陈兴自行决定,有拍板不了的决定再向他汇报,陈兴闻言,也只能苦笑着说好,何启立对他这个初次涉及纪检巡视工作的‘新人’不可谓不放手,几乎都是让他自己拿主意,陈兴心里猜测着这兴许也是何启立培养队伍和锻炼新人的方式,但不管怎么说,何启立的信任让他心里感激。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着,办案小组每一日的调查仍在继续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660章

,手里虽然掌握了不少宁双淇违法违纪的证据,但因为李保关这一环出了意外,陈兴并没有贸然对宁双淇采取措施,不过那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事,要对宁双淇这个级别的干部采取行动,必须要报何启立批准,只不过他还没向何启立上报罢了。

陈兴这几日都在等市里的消息,宁双淇在李保关失踪的当晚就跟他反馈了一些信息,说是市局的人通过调取各个路段的监控录像,在郊区查到了李保关的车子,但却是只见车子不见人,对此,陈兴也带人到郊区去了一趟,拍照取证。

这几天,宁双淇没有再打过过来,反倒是陈兴主动打了一个过去询问进展,结果也可想而知,李保关依旧下落不明,连其老婆儿子也失去了踪影。

时间过去一天,陈兴就着急一天,因为对李保关的案子在调查阶段,所以根本没办法定性,这就决定了无法对李保关进行通缉,哪怕是公开都不行,这也是陈兴着急的原因,案子在调查期间,每一天都很宝贵,特别是眼下李保关消失不见,多耽搁一天,要找到李保关的难度可能就会增大一分。

陈兴这会多少有些庆幸自己向何启立汇报得及时,在他向何启立的当天,巡视组已经向各个边境口岸和飞机港口下发了针对李保关一家的限制出境通知,这无疑能限度的防止李保关一家跑到国外。

“几个大活人,说消失就消失了,云田市地方公安机关的办事能力和效率让人质疑。”这一日晚间吃饭,江海军同陈兴说道。

“这种话也只能咱们私下说说,可别在外说。”陈兴摇头道,他明白江海军话里还有另一层意思,怀疑云田市地方有人故意在阻扰,暗中协助李保关一家。

“我同地方的人又没直接接触,要说也不会跟他们说。”江海军点头道。

“对了,这几日根据咱们的调查,查到的宁双淇违纪的事倒是越来越多,反倒是那廖景明,查不到他什么,而且一开始针对他的那封有关音乐喷泉广场的举报信,现在的线索都是宁双淇,廖景明虽然是主管这些工程项目的领导,但很多关键的财务签字都是宁双淇签的。”

“这倒是稀奇事,当初咱们到云田来还是因为那封举报廖景明的举报信,现在越是查下去,廖景明的问题却是越小,难不成他真的一干二净不成?”陈兴皱眉道。

“廖景明是不是干净的不好说,不过有个事或许该注意一下,那个神通广大的神秘举报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江海军道。

“海军,你感觉到没有,从咱们到云田来开始,似乎一切都是被那神秘的举报人牵着鼻子走,咱们仿佛是在对方的操纵下按对方的意愿一步一步走。”陈兴皱起了眉头。

“仔细想想,好像也还真是这样。”江海军苦笑。

陈兴见江海军也认同自己的猜测,沉默了片刻,道,“我决定回京城一趟,到京大去查一查当初那给我塞举报信的两个女生,那两人一直都被我忽略了,现在想想,或许能从她们身上有意外收获也不一定。”

“陈副组长,那两人虽然是在京大将举报信塞给你,但可不代表她们是京大的学生,就怕您白跑一趟。”江海军道。

“就算是会白跑一趟也要去试试。”陈兴摇了摇头,已然做了决定,“海军,云田这边就由你先负责,我尽量快去快回,有什么情况你及时跟我汇报。”

“那好吧,这边我先顶着。”江海军点头。

呼和浩特治疗妇科医院
清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自贡牛皮癣医院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好吗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详细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