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美食

穿越1862 第三百八十七章 豆腐渣一样的强军!

发布时间:2019-10-13 08:54:09

穿越1862 第三百八十七章 豆腐渣一样的强军!

李学鸣一击打穿了广州城西的珠江防线!是秦军真的勇猛无匹?不。这一战更多的因由是清军的腐朽不堪!

曾敏行兔子样的从前线跑下去,整个阵线上的清兵就都不好了。面对周天义大队的进攻,一触及散,投降的投降,缴枪的缴枪,兵无战意,士无斗志,跪倒了一地。

然后李学鸣没对东南方触手可及的十三行下手,而是本着‘宜将胜勇追穷寇’的架势

,直奔下西关去。那一带的大观桥、顺母桥、潮州庙、华林寺、文澜书苑,以及西营等都是清军盘踞的据点和广州城外要地。如果把这些一鼓荡平,李学鸣就能望见广州的太平门了。

……

“混账,混账。曾敏行这狗东西,该杀,该杀!”

下西关的枪炮声已经传进瑞麟、长善的耳朵里了。这才半天的时间,曾敏行就全军溃散,瑞麟、长善都是很气急败坏的。

休说南韶连镇还有两千多人,那就是两千多头猪,也够秦军渡江的先头部队忙活不完的啊!后者对曾敏行恨到了极点。不过,他们两人对于李学鸣区区一部秦军的先头兵力,直接插到了广州城下,却并不怎么担心。

秦军来的只有千人的兵力,两人手中握着的却有一万多人装备精良的嫡系的。那肇庆之战,三千八旗新军虽然跟烂泥一样烂,但个个都是飞毛腿,跑回广州后一清点,竟然还有两千六百多人。实属难得。

“逆贼小瞧我们。我们就趁机会吃掉他这个先头!”

瑞麟冷笑着,又对长善道:“派我手下的督标和练军去。三千多人,四倍于逆贼之兵力。看看咱们的儿郎是怎么收拾这群叛逆的。”

瑞麟、长善对手下的八旗新军现在很拿不准。肇庆之战对二人的打击太大了。那是八旗新军的战啊。两人的信心都要丢光蛋了!虽然那的罪名被投降秦军的肇庆城守协副将背了。

但一码归一码。两人对八旗新军再怎么没信心,再怎么忐忑,八旗新军那也是他们嫡系中的嫡系,是两人仗之震慑广州各部绿营的根本,才不会贸然投入战争。一打起来折损多少就不说了,如果表现低劣,为绿营瞧不起。事儿就沉了。

三千多装备着后膛枪炮的‘清军精锐’,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城了。瑞麟中军副将哈明带兵走在前头,一心要保他大清江山的哈明。内心滚烫着满腔热血。

八旗子弟很烂,但那句话怎么说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这哈明就是一群黑乌鸦中的一只白天鹅。对大清满腔热血,赤胆忠诚。在秦军向广州扑进的时候,就在内心里发誓。要血战到底。

现在领兵扑击。当然是斗志昂扬,胸中豪气蓬发。

“进攻,进攻――”

排着还算整齐的队列,上千名广东练军在各级军官的带领下,随着哈明的一声令下,浩荡荡的向着不远处的秦军压过去。

已经夺取了顺母桥的周天义大队,正在进攻西营。如果这里得手,他部就可以从背后进攻或切断文澜书苑、华林寺、潮州庙的清军退路。因为秦军的另一个大队也拿下了大观桥。正在对着潮州庙展开进攻。

上千人的兵力对付一个战斗了许久的秦军大队,哈明觉得胜券在握。如果不是要统筹指挥部队。他都想亲自带兵了。

“李庆福,带着你部去文澜书苑,告诉张珍,立刻调度部队给我压回大观桥。一定不能让逆贼见势不妙跑了。要是做不到,爷毙了他!”

张珍,原北海镇总兵。因为一路大败,跑回广州,被瑞麟险些给斩了。现在总兵的顶戴给抹了,只留一个戴罪立功。所以哈明这么个中军副将才敢这样说。

周天义大队确实有些疲惫。他们从清晨打到现在,很多人连中午饭都没得吃。可是对于清军排排队一样的送死进攻,周天义大队却还有的是把握。

后膛枪消耗子弹很快,周天义大队随身携带的子弹已经不多了。所以周天义一直放着清兵一步步走近来。

没有人质疑周天义的举动,因为之前周天义他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所有的士兵都悄悄的拔出了手榴弹。随军的还有两挺重机枪,剩余的在战线后头的顺母桥上。仅剩不多的重机枪子弹全部准备上,以防万一。迫击炮组也在准备着的射击。

没有人动一下,没有人发出一些声音。

这是一群让人惊叹的士兵,这种严肃的纪律是平日中日以继夜的苦训,练出来的。而士兵们临敌的沉稳,就是在一路胜利的战斗中打出来的。这些已经融入进了他们血液中。

周天义拉开了导火索,士兵们中的一部分拉开了导火索。

“一、二、三......”所有人都在心里默数了三声,然后用力的把手榴弹扔了出去。

前沿上百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把手榴弹扔出去。那就是一阵手榴弹雨。

“轰――轰――轰――”

无数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二三十米开外的清军队列瞬间便陷入到了火海之中。惨呼声瞬间便清晰的传到了每个秦军士兵的耳中。

这些惨叫却没有激发秦军士兵的怜悯,而是一个个更加精神的投出了第二阵手榴弹雨。跟排枪击毙一样,秦军的手榴弹,也是这么玩儿的。

“弟兄们,杀啊――”周天义挺着一杆上好了刺刀的步枪,个站起来。

“杀啊――”借着一股杀气,所有的秦军士兵都挺着刺刀站了起来。

一个个跟猛虎一样扑进了混乱惊恐的清军队列里。

还没有从死亡威胁中醒过来的清兵,便迅速又遭到了死神镰刀的收割。

那一道道明亮的刺刀,一颗颗手枪子弹,以快速的让人震惊的速度收割着清兵的性命。许多清兵都还没有来得及清醒过来,便被子弹和刺刀无情的夺去生命。

周天义冲了很猛,刺刀穿过了三个清兵的胸膛,然后他看到一个负了伤的清兵摇摇晃晃的要爬起来。这人脑袋肯定不清醒。如果是清醒的,他只会趴在地上继续装死。

从尸体上拔出刺刀,距离有些近,周天义也不裂开距离,直接把枪口一上转,举起枪托便用力对着那脑袋猛砸下去。瞬间,清兵的脑袋就彻底开了花,鲜血混合着脑浆粘满他的枪托。

身边的警卫兵终于冲到跟前了,用手中的左轮手枪杀伤着他能够看到的任何一个目标。

后阵的迫击炮以快的速度发射着炮弹,轰炸着清兵队列后方,清兵溃散。

对面的哈明,看的目瞪口呆。“这……这……”震惊的都说不出话来。

这豆腐渣一样被人数远不及自己的敌人轻松砸烂的部队,就是之前被广东官场百口称赞的‘强军’吗?就是自己信心十足的练军吗?哈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人,赶快派兵接应啊。不然败军反卷阵地,西营都要守不住的。”

战斗是激烈但却短暂的,被手榴弹炸得头晕脑胀的清兵,旋即又被冲进来的秦军不断收割着生命。当即就炸锅一样,向后溃败了。

周天义狞笑着带兵追杀。他喜欢打的就是这种敌人。真正是来送死的。

不过清兵虽不堪战,但脑瓜油滑,一次烂仗打下来,这样送死的买卖就没人做第二次了。

“快,通知炮兵,向逆贼开炮!快!”哈明清醒后,大声的吼着。他总算还有点脑子,知道用炮击来遏制秦军的追击。同时他手下的督标也分出一部上前接应。

秦军在迫击炮配发军中以后,就苦练步炮协同的步兵突击战术,虽然部队上下都有些疲惫,但这次追杀那也血口大张,狠狠地咬住了清兵的尾巴。

“打,给老子打呀!”上前接应的督标军官下意识地朝前方开了他的枪。这些人并不是直接迎着败兵风头上前的,而是侧着方向发起冲击。

如果是一名合格的士兵,这一枪打出去,倒是能打进追兵范围。可军官明显不属于此,他的这发子弹,鬼知道是飞哪里去了。看着对面的憧憧身影,军官只是一个劲的声嘶力竭地喊着‘打!’。

周天义终没有顺势拿下西营。他手下的士兵太少,身体疲惫、弹药紧张,火力不足,种种困难都在困扰着他们。所以在李学鸣后续部队赶上来的时候,周天义大队依旧开在西营门前打转。

被李学鸣的攻势给刺激到了的伍金柱、李士恩二人也纷纷开始了自家的攻势。三部分在广州城外打的热火朝天,却是将没赶到位置的齐大林气的破口大骂。但骂也挡不住三人的攻势,他还是要赶紧带部队赶到广州。

事实上,若不是齐大林要面子,怕自己只带着个骑兵大队赶到广州,太跌份,活像抢属下功劳的一样,他都直接想先走一步了。

……

厦门。

金门镇总兵衙门,荣大海带着手头仅剩的百十楚军逃到了这里。看着一脸病态的许松云,内心里的绝望,化作了嘴角的一抹苦涩。

败了!彻底的败了。

他部加上两千来金门镇绿营兵,被一个大队的秦兵直接打爆。是的一个大队。码头登陆的秦军陆战部队虽然有两个大队,但两大队是轮流进攻。

“势不可违。我们尽力了。给兄弟们留条活路,投降吧……”未完待续。。

成都女子看妇科妇科医院
广东精索静脉曲张治疗的医院
济南哪所医院治疗牛皮癣
深圳那家医院治疗白癜风较好
西安治盆腔炎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