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法律

曹文轩的青铜葵花是如何向英国输出版权的

发布时间:2020-02-15 19:42:54

曹文轩的《青铜葵花》是如何向英国输出版权的?

《青铜葵花》英国版在2015年4月由沃克尔出版社出版。据该书英国代理人转发沃克尔出版社的统计数据,截止到2015年10月底,这本书在出版后的半年中销售了1600多部。从我的版权销售经验来看,这个数字令人鼓舞。回顾该书在英国版的推广与代理过程,不仅种种周折历历在目,而且成就感依然不见一丝减退。

判断

《青铜葵花》英国英文版版权推广是从2011年9月开始的。那年在顺义举行的北京国际书展上,江苏少儿出版社的版权经理向我介绍了曹文轩的这本畅销书,当时这本书的法文版、越南文版、韩文版的版权已经售出,唯独英国、美国英文版的推广工作困难重重。他们希望我能帮助将其英国英文版版权卖到英国。

接受委托后,我从头到尾阅读原文,感觉本书所讲的故事很有意思。当然,我读这本书不能仅以普通读者的身份,还要判断这本书有无推荐给西方人的潜质与条件。经过仔细研究,我判断这本书基本上符合西方人的阅读习惯,更无妨碍西方人顺利阅读的时代和社会背景障碍。

不过,光我觉得可以还不行,多一个人阅读,判断起来才更有把握。于是,我立刻将这本书推荐给我妻子阅读。开始她并没有太大的热情,毕竟这是一本有关小孩子的书。不过在我的劝说下,妻子开始阅读。大概是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发现她的眼圈红了,又了过一会儿,眼泪出来了,真应了文学作品上的那个词“潸然泪下”。过后,妻子告诉我,这本书写得太好了,太感人了,凭直觉,西方国家的小读者也一定会喜欢,你应该将其版权推荐出去。

翻译

在妻子的鼓励下,我决定代理这本书的英文版版权。我向江苏少儿出版社版权经理联系,索要与作者曹文轩以及《青铜葵花》相关的所有资料,特别是有关这本书的版权销售情况。接着,我开始用英文撰写作者及其作品介绍,与此同时寻找合适的人翻译这本书中的精彩章节。我先找了北京一家由美国人创办的专门从事中国文学翻译与推荐工作的公司,未果,后来在杭州一位朋友的引荐下,我找到了一位英国翻译协会的朋友。有了译者,费用也是问题。经与江苏少儿出版社接洽,他们同意支付章节翻译费,每千字好几百元——尽管如此,比美国人那家公司的要价还是低很多。

拿到译文之后,我先与一家美国代理公司联系。此前这家美国公司代理过若干本中国小说的版权和多本韩国小说的版权。我将详细资料发给这家美国代理公司的代理人芭芭拉·基特沃。基特沃很快给我回信,说我推荐给她的这本书听起来很棒,这本书的法文版出版商她也认识,她很愿意代理这本书。不过,她需要法文版的完整译本,可我们只能提供几页样章,并没有整本书法文版的电子文档。几天以后,基特沃又给我来信,说我推荐的这本书看起来印象不错,不过却很难成为国际市场上的畅销书,并明确告诉我,她不准备代理这本书。

周折

遭到美国代理商的拒绝,我决定,集中精力推广英国英文版。2011年10月17日,我将此前发给美国人的英文样章发给一家英国代理商的老板彼得·巴克曼,这标志着我向英国代理商推荐《青铜葵花》的攻势正式开始。

过了好几天,巴克曼回信说,我提供的作品风格对英文读者来讲有点简约,不过题材、时代和人物很有趣。对方感兴趣,事情就好说得多。我拿出此前翻译好的样章仔细阅读,才发现所选的章节并不是该书的精彩部分,于是与出版社联系,要求按照我选定的章节,请英国那位译者重新翻译。译完后,这次我不敢怠慢,认真阅读一遍,还是发现了问题。虽然译文所选的章节是我指定的,但是由于缺乏相关的背景介绍,只看这个译文根本无法了解这本书的精彩之处。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好自己动手撰写相关背景。然而,这次我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英国人之前提到的“简约”。 巴克曼看了新样章的英文译本,仍然觉得不太满意。不过,他决定找一两个旅居英国的中国人从头到尾阅读一遍并提出相应的审读报告。

找到合适的读者审读并不容易。当年12月15日,巴克曼告诉我,旅居英国的一位中国作家看了这本书,很喜欢。他向一家出版商推荐这本书,出版商准备找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士审读。2012年1月26日,巴克曼来信告诉我说,有一位正在学习汉语的小女孩在读这本书,小女孩对这本书印象不错。同时,他将《青铜葵花》交给了儿童及少年出版商弗朗西斯·林肯,后者的一位副总认识一位正在学汉语的年轻女士,请她从头到尾读一下这本书。此外,巴克曼还给企鹅公司一位朋友写信,问他们有没有懂中文的年轻人可以帮助审阅该书。后来,巴克曼联系了一位在大学学习文学且精通中文的英国人来阅读,并给我发来了审读报告。审读报告大概有A4纸的一页半左右。总体来讲评价很积极,审读者对作者的评价也不错,认为作品很值得出版。不过,由于英国儿童图书市场培育起来难度较大,需要时间较长,如果有人能给翻译提供一些资助,出版商的兴趣会更大一些。

功成

有了这一页半的审读报告,我的英国代理朋友巴克曼前后联系了9家出版社。2012年4月,他还利用伦敦书展进行了地毯式推广。到了4月下旬,巴克曼告诉我有出版社对该书有兴趣,不过,有一些出版商需要阅读一下这本书的法文版,他们大多都能阅读法文,阅读法文版对他们了解全书的精神以及作品风格会有很大帮助,我马上回信给对方,告诉他何处可以购买该书的法文版。看来,一部作品如果先卖出法文版版权并出版法文版,对英文版的推广将会起到促进作用。

2012年8月14日,巴克曼给我发来了邮件,高兴地通知我,他收到了沃克尔出版社的报价。不过,对方随信发来的合同草案中有一个条件,就是翻译费的一半要通过向中国图书对外推广办公室申请资助解决。同时,沃克尔出版社还希望尽可能将未曾授权出去的权利交给他们代理。在讨论合同的过程中,中英出版方还就授权期等问题进行了进一步沟通,直到2012年9月17日,双方的分歧才全部解决并就合同文本达成一致意见。

就在即将签约之际,英国代理人提出能否给他20%的代理费。他说这本书的推广让他花了很多心血和金钱,10%的代理费让他入不敷出。我告诉对方,代理费标准此前双方已经议妥,中途修改比较困难,对方表示理解,同意按照此前的协议继续合作。2012年9月28日,巴克曼告诉我,他收到了中方签署妥当的合同并转给了沃克尔出版社。10月19日,他收到了沃克尔签署完毕的合同。我请对方采用快递方式将沃克尔出版社签署的合同寄回来。巴克曼说,合同已经用挂号信的形式寄走了。末尾他还不忘说上一句:“快递合同会让他的开销超过所获得的代理费。”不过,这句话是放在了括号当中。这意味着,他的想法得到了充分表达,但是又不失含蓄。

合同签署之后,双方履行各自的义务。英方支付预付款,中方向中国图书对外推广办公室申请资助。经过相关的程序,资助申请成功。2015年4月该书英国版问世。英国人把样书寄到我这里,我按照资助合同,将样书快递到推广办公室

。该书的代理工作就此告一段落。这是我按照国际图书版权交易规律向英国推广的部文学作品。即便只有这一部,我依然感到骄傲,因为我毕竟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做出了贡献。

相关链接

曹文轩

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长篇小说《青铜葵花》《草房子》《火印》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和“丁丁当当”系列等。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他的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德、韩等国文字,曾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作品奖等四十余种奖项。

国际安徒生奖

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于1956年设立,每两年评选一次,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荣誉,旨在奖励世界范围内的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国际安徒生奖为作家奖,一生只能获得一次,表彰的是该作家一生的文学造诣和建树。(姜汉忠)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预约专家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预约
贵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
安庆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宜昌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