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教育

雪花和林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4:18

欢欢是雪花收养的小流浪狗。那个冬天的晚上,雪花下班回家,在楼道里发现一只尖嘴猴腮的小瘦狗躲在一辆自行车的下面瑟瑟发抖。见了雪花,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哼哼声,雪花想了想,就把这狗带回家。雪花一个人住,租的房子,虽说不大,倒很干净,她又勤快,把屋里收拾的很漂亮。小狗带回来,还不能让房东知道,那可是事儿精,就得偷养。喂食洗澡,又给找了几件旧衣服做了个漂亮的狗垫,然后给小狗取名欢欢。这就有了个伴了。  晚上,欢欢卧在床下的狗垫上,一开始很不安生,老是哼哼叽叽,后来睡的很香,还打呼噜。雪花心想,这狗碰上自己可是有福了。天亮了,小狗挠门,还唧唧,雪花打着哈欠穿上衣服带上它出门溜达。天色还有些麻麻灰,欢欢到处闻,时不时抬腿尿一泡。雪花在一边站着打着哈欠。正张着嘴,就听一个好听的男人声音说:“这么早。”雪花赶紧闭嘴,抬眼一看,下意识的用手理理头发,笑着回答:“遛狗呢。”和她说话的是林涛,也是雪花的暗恋对象,为了追他,雪花租的这里的房子。没想到,如花似玉的一面没让他看到,到看到蓬头懒散的一面。雪花心里一紧,忙移开目光掩饰尴尬。一眼看见林涛脚下一只肥胖的金毛,就友好的招呼:“金毛,你好。”金毛和它的主人一样傲气,理也不理,昂着头。雪花心里哼了一声,问:“这是你的狗?公的母的,几岁了?”  林涛溺爱的看着金毛:“她是个女生,三岁了,我女朋友的。”晴天霹雳。雪花清了清嗓子,问:“你家不是住这附近吗?还帮你女朋友养狗?”林涛一笑:“我和女朋友住一起的,当然狗也一起养。”雪花满脸堆笑,连连点头:“那挺好。欢欢回来。”欢欢撒着欢儿跑回来,闻了闻林涛的裤腿,对他一龇牙,雪花心里叫好,嘴上说:“干啥呀?老实点儿。”说完对林涛一点头:“我先回去,还得睡一觉。”说完不顾及形象的张大嘴打个哈欠,招呼上欢欢就要进屋。可是林涛的金毛不干了,它对着欢欢不停的摇着尾巴,一见欢欢要和雪花进屋,就赖唧唧的叫了起来。雪花一愣,心里油然一股快感,得意的说:“欢欢进屋,白白。”一进屋把门“嘭”一关,一头倒在床上,越想越气,双手成拳重重一擂床。千算万算,忘了打听这个家伙还是有女朋友的,自己费尽心机,结果暗恋一有妇之夫,呀呸!这损失可大了。光为租这房子就花出去好几千银子,还得罪爸妈,他们不明白好好的家不呆,去租啥房子。可不,就这小小的房子租金贼老高,高的都能吓退贼。就因为是小区,就因为自己想泡上个金领,结果可好么,失策,很怂。气恼一会儿,就又困了,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好像没多一会儿,门铃丁零零的乱响。迷离八胡的下了床对着对讲器问:“谁呀?干啥?”里面是林涛的声音:“别睡过点了,该去上班了。”雪花答应一声,回头一看表,被也不叠,胡乱洗漱一番,换上职业套装,对着镜子照了照,一回头看到欢欢还在脚下瞪着乌流黑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真可怜。雪花又抱了抱它,放地下,从冰箱里取出一根火腿肠撕掉外皮放到欢欢的狗碗里,拎着包出门。  一出去就看见林涛漂亮的莲花车子,林涛摇下车窗说:“坐我的车一起走,要不迟到了。”  雪花想拒绝,又一想时候是不早了,就拉开车门坐上去。车开的挺稳,雪花正襟危坐,看着车窗外,林涛话也不多。到单位,雪花要下车,林涛说:“求你件事。”雪花正色道:“请说,看我的能力。”林涛问:“医院的口腔科你有认识人么?我女朋友这阵子口腔有,”雪花打断他:“我同学的同学在那里。下班联系你女朋友一起去看病。”说完也不看林涛,顾自走了。  这一天班上的就像吃了疙瘩汤,心里疙疙瘩瘩,工作也拖泥带水的。好容易快下班了,一下想起林涛的事,就打电话,毕竟医院的人也有个正点下班,所以可是费了点儿劲联系上牙科的大夫,人家说可以多等一会儿让快点领病人过来。雪花就又联系林涛,结果这家伙在电话里说,女朋友怕疼又不去了。可把雪花气坏了,劈头盖脸的一通责备,说得林涛不爱听了就挂了电话。雪花呼出一口粗气,又给同学打电话,陪了番好话,又约定请人家吃饭。放下电话,她气的不想挤公车回,就打车。刚一到家,欢欢几乎乐疯了,扑上来又添又叫,尾巴乱摇。雪花忙换了鞋带欢欢出门。走了没一会儿,就在绿化带的喷泉那里碰见林涛和他的大金毛。金毛见了欢欢老远就高兴地扑过来,林涛慢悠悠走过来和雪花说话。夕阳下,这家伙身后是一天的彤云,衬得他更加精神,眼睛更清亮,身材也似乎镀上一层橘色的光芒。  雪花淡淡的说:“你长了双桃花眼。”林涛一愣。欢欢惨叫着。雪花一看,不知哪里的一条大狗神气活现的追着欢欢,吓得欢欢叫个不停。雪花一个箭步冲过去,大声骂着又用脚踢,大狗表面厉害,被雪花吓跑了。可是一个中年妇女冒了出来:“对我的狗厉害啥呀?不就是个小破土狗吗?至于吗?”雪花一本正经:“破土狗?这可是印度名犬,一万二一条,不信上网查去,咬坏了,谁赔我?”中年女人一愣不说话了,雪花抱着欢欢就走,林涛跟在后面问:“真的吗?”雪花说:“啥真的?”林涛的下巴对着欢欢一点,雪花看他一眼说:“我捡回来的,我要养它一辈子的,桃花眼。”一句话让林涛正想说些啥,雪花已经快步走开。  以后几天,俩人还是经常在小区见面,俩条狗处的很好。你追我逐的欢跳着玩耍。林涛就问雪花为啥管自己叫桃花眼,雪花不客气的说:“眼里有桃花呗。”林涛正要抗议,雪花又是不理他就走了,欢欢蹦着高跟着走,林涛的大金毛在后头赖赖的叫着要跟,林涛一把拉住它的颈绳。林涛以为和雪花就是邻居了。但不到一个月,雪花搬走,在单位他遇见雪花想问她怎么搬了?不是住的挺好的么?其实主要是他的大金毛想欢欢了,带出去一溜,就沿着往日和欢欢戏耍的地方问个不停,时不时抬起头对着林涛哼哼几声。林涛一开始没在意,过了几天一见大金毛老是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没有往日和欢欢在一起那么高兴的样子,就明白了可能是相思了。所以他要问一问。他们的单位是个大型国企,俩人虽然身在不同部门倒也能常相见。可是雪花对着林涛虽然也说话但就是一付大义凛然的他样子,到让林涛不好意思问她啥。可是没过几天,雪花又主动要求到下面的工厂去。于是俩人见面的机会就没有了。  林涛以为俩人的生活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但这一年,单位换领导。以前对林涛很器重的老领导退休,新上任的领导提拔一批人,其中有个和林涛不对付的主管处处给他穿小鞋。林涛一生气请了长假,自己到一个朋友的公司打工。但个性又倔有直,怎么得罪的人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本是家族企业,朋友因为林涛很为难。林涛看出来也觉得发挥不了自己的才干就又辞职。可是干什么?他很茫然,自己也不年轻了。女朋友也埋怨他,死要面子活受罪弄得现在啥也不是。他本就窝火,听得多了就和女朋友吵,一来二去,吵伤了人家的心,哭一把,收拾着走了。不过大金毛留给他了。林涛每天溜着狗,有时看着小区广场的狗,就想起欢欢现在怎样了?还是那么瘦?也就想起它的主人,那个说自己一双桃花眼的女人。不过都是往事了。他还去找过女朋友几次,但都吃了闭门羹。可可的,老妈病了,老爸身体又不好,赔不了床,林涛天天医院父母家来回跑,几天下来就觉得精神不够用,心态差了很多。医院来往的车俩多,看病的人多,有时遇上堵车或车前方有走路挡道的人,他就心烦的直按喇叭,有的人听得麻烦就说他,有时他懒得吱声,有时心烦就和人家吵。从前那个温和有礼的林涛消失了。直到他又遇到雪花。  雪花听他直按车喇叭就回头看,一看车里是他,就走过去说:“桃花眼,干啥来了?”林涛一看是她有些不好意思,但听她叫自己桃花眼,也不恼,简单的说了原因。雪花又问了几句他的近况,听完连连点头,也没说啥。林涛问起欢欢,雪花说现在在自己父母家。俩人闲聊一会各自告别。雪花回了家欢欢扑上来,使劲的摇尾巴。雪花抱着它想了又想,男朋友打电话约她晚上出去玩,她说有事,改天吧。父母就说她,好容易别人给介绍个好对象,公务员,家里还有钱人又帅,就好好和人家相处,不要老是带答不理,小心人家跑了找别的女孩。雪花嘴里发出“嗤”的一声冷哼。父母也就不再说啥,但都很不高兴。  雪花打定主意,第二天下班就往医院跑。去了病房看到林母一做自我介绍,林母很高兴以为是儿子的新女朋友,就很亲切的打招呼。林涛来看母亲时,看到雪花,很是惊讶,雪花告诉他自己可以帮忙陪床,不过以后自己有事他可一定不能推迟。林涛很感动,一口答应,雪花很能干,嘴也巧,哄得林母天天开心,医生护士都喜欢她,对林母也比别的病人更好些。林涛问起那天在医院遇见雪花是她看病吗?雪花说是,但其实是她听说了林涛的情况特意来医院看望林母的,刚进医院就听到林涛对她直按车喇叭。不过这话她都不说。  林母出院那天,林涛和雪花一起接林母出院。大包小包的拿上车,雪花接道一个电话,里头说要她晚上一定出来吃饭。林涛离得近听到是个男人声音,又隐约听对方称呼雪花的口气很亲近,心里一沉,一看雪花不漏声色,他也不好打问,就闷着。回了家,林父要雪花留下吃饭,还说她帮了大忙。雪花笑呵呵的说自己有事先走一步。林涛看她出了门,心里就想是去和男朋友约会?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现状就有些黯然。偏父母在饭桌上说,现在经济不景气,老人们又都退休了,家里也没啥背景,存款也都给林涛买房买车了,林涛不能在这么游手好闲了,不要学别人当啥啃老族,林家的男人没这个传统。还是回单位上班。林涛没吃完一碗饭,放下碗,就开车回了自己家。一见门,看到女朋友正好过来。林涛心里一喜,可是还没说啥,女朋友就说是来取走上回没带走的东西,又说,以后俩人还是做朋友的好。林涛默然,大金毛看见女主人摇头摆尾的,但女主人只是摸摸它的头就提着一包东西走了。这一夜林涛左思右想,天一亮脸上挂着俩黑眼圈给雪花打手机,约她中午出来。  俩人见面时,雪花化了淡妆,但一听林涛要去外地发展就瞪大眼。俩人是在一所快餐店,周围人还挺多。雪花不管不顾,一指林涛,脱口就是:“你欠我的感情债,现在说走就走了?”周围的人都在看。林涛脸一红,拉着雪花就往出走。服务员追出来说结账。林涛付清钱,雪花倒拉上他快步走到附近一个街心公园,选了个小凉亭,还未坐下,雪花瞪着林涛说:“昨晚我刚和男朋友分了手,要和你好。你就说走,那我就去告诉你父母,我有了,你的,你搞大我肚子不想负责就要去外地。”林涛脸红脖子粗却说不出话。雪花放缓了语气说:“要不咱俩试一试,处一处再说?行就结婚,不行就拉倒。不过想处着看吧。”林涛张口结舌。雪花不满的说:“干嘛这付表情?我又没有强暴你。你也并不是很了解我,所以还是处一处。老实说,我早就看上你,现在就想和你处对象。不过你放心,如果处不出感情,我放手,如果谈出火花,你必须对我负责。”林涛的眼睛瞪得几乎要弹出眼眶。但雪笑笑的拉住他的手,他就紧紧握住这双温暖的手。  俩人确立恋爱关系,雪花帮他很多,找关系介绍工作,打理家事,后来林涛决定自己干些啥,就瞒着父母抵押房子,和别人合伙包工程。那段时间,忙的脚打后脑勺,嘴唇起泡,晚上睡不好,雪花天天给他煮汤喝。好歹没上火,人瘦了但心情还好,干着干着摸索出经验,工程一结束就用挣下的钱开了公司。不到大半年,房子钱全挣回来,车也换了台更好的。  他就和雪花商量该结婚了。雪花说,自己想学些东西,林涛不解说,有我养着你就好,放心这辈子我都会对你好。雪花抿嘴一笑但未说啥,第二天就从单位请了一个月假去外地学催乳了。林涛到处找不着她,急得就像丢了魂。一回家,俩条狗一起扑上来,他一个人带着一大一小俩狗在小区里溜达,心里想着雪花,一看兴高采烈的欢欢不由嘀咕,“你的主人走了,你还这么高兴。”欢欢现在肥的肚皮贴地。雪花把它看做心肝宝贝,当然对大金毛也很好。常说,要不是欢欢和大金毛自己还在顾及怎么和林涛接触呢。林涛正愣着神,听有人喊他,回头看是雪花,心里就乐开花。俩狗更是疯了一般,绕着雪花又是叫又是跳,就差飞了。  俩人一起往回家走,林涛嗔雪花走了不说一声。雪花说,现在物价节节涨,单位的效益不如从前了,还是学些东西在手放心,自己要说学习,林涛会反对的,所以就不辞而别。现在自己拿了证书,可以有个兼职。林涛说:“你还有我呢。”雪花笑说:“那我也得会点啥呀,以备万一。你没看现在新闻说世界经济又滑坡了,要是组一个家庭,还得俩人共同支撑才好。”  林涛就说,世界经济是少数发达国家一小部分掌权有钱的人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操纵大多数人的利益,结果遇到事了就得大多数人为了这一小部分人抗责任,这些万恶的资本家。雪花说打倒帝本鬼子,为了咱俩的新生活,努力,好好过日子万岁。林涛笑了,万岁,不过咱俩时候结婚?雪花就拉他的手说:“快回家拿身份证先领结婚证。”俩人拉着手快步走,俩狗欢跳着跟在后面,阳光暖暖的铺下来,风儿温柔的扑过来,林涛觉得自己是飘在云端了。 共 51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导致癫痫原因有些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