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教育

冻结的轮廓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6:22

很多年后,我已经忘记那个男孩子深深的轮廓和如同温暖的阳光般明媚的笑容。

我只记得我们曾经一起在南方又潮湿又深邃的巷子里躲避着突然掉落的雨水。我的身体窝在他的怀里,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呼吸。也记得在冬天的末尾去北方看雪,站在阳台上一边观望天空尽头一圈一圈炸裂然后变冷的烟花痕迹一边听大雪衰败在地面上的声音。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烈的幸福味道。

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的时候总是会傻傻的微笑。然后想起自己亲手挥洒尘埃埋葬掉的我的幸福。

泪水一层层的打着旋蔓延下来。温暖的。消失了就不会出现的。

总是穿着白色的衬衣和微微发白的牛仔裤。在早上的时候带着两杯奶茶去陪我上课,日暮的时候和我坐在自习室里吃掉大堆的零食喝掉整瓶整瓶的美年达。总是一脸微笑的出现在视线里。然后缓慢的走到我的面前。我经常会仰起脸看他的斜飞入鬓的眉毛和象一棵树的挺拔身体。

他说我是一个让人怜悯的孩子。一个人的时候是忧伤的,在阳光的阴影里安静的看书。表情如同盘旋在天顶的鸟群般惊慌。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傻傻的,像个幼稚懵懂的孩子跟随在他的身后,四面八方的走动。

所以大段时间的陪我在覆盖满深绿色青草的操场上。偶尔走路偶尔坐在操场中央一边看鸟群一边看书。听得见身边火车站里轰隆隆的声音。

像是一种没有借口的别离。

曾经有过一个小孩子,没有成形就打掉了。也是我们分开的原因。本来我想留住那个小生命,因为我不想再有一次怀孕的煎熬和疼痛。害怕身体里的那种巨大的流失感。可是他和我讲很多话,的时候大声的吼。满脸满脸的秋末天空的颜色。铅灰色。

于是不想再争吵。跟着他去医院。然后在轰隆隆的机器面前心情平静,忍受突然的疼痛。身体麻木的时候想起在学校的时候在夜晚躺在操场上大段时间大段时间的听火车摇晃走过的声音。

尖锐的。仿佛在心脏上划下一个很小很小的伤口。

后来流了很久的泪水。头发在眼泪一遍一遍的过滤下变成大团的黑色海藻类。然后在某个天亮后的清晨没有任何声音的离开。

留下一张小小的纸条和简单的话。

天空上再美再温暖的烟火痕迹也不能填满我们之间的缝隙。我想我会怀念你的轮廓。象怀念冬天大雪的那种幸福感觉。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好的方法都有哪些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