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汽车

嫁给残疾反派穿书

发布时间:2019-06-25 08:27:42

浅枂看了两集电视,不仅认了不少常用字,还对现在人界的常识熟悉了不少,她知道现在写字是要用纸和笔的,所以,午饭过后,浅枂便找苏李要来纸笔,然后“唰唰唰”地写了起来。∪杂Ψ志Ψ虫∪她也没特意去书房和卧室写,而是在餐桌上写。厚厚的笔记本摊开,她写得行云流水、酣畅淋漓。她难得这么安静,双胞胎、管家甚至洛斯眷都是长舒一口气,自然没人没事找事上去打扰她。她写了一个下午兼一个晚上,厚厚的笔记本被她写得密密麻麻。晚上十点,终于大功告成,浅枂抿着唇微笑看着她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劳动成果,颇有些得意。有了这个,相公的腿马上就好。她阖上笔记本,“蹬蹬蹬”跑上楼,把笔记本递给洛斯眷:“喏,给你。”洛斯眷刚从盥洗室洗漱完毕出来,手上还拿着毛巾擦头发,他当然知道今天钱月下午和晚上都在写东西,如今见她写完递给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然后心底默默补充:不会是情书吧!这想法来得莫名其妙,洛斯眷拧着眉甩开这杂念。浅枂笑容干净明朗,她一本正经地道:“洛斯眷,我昨天给你检查了一遍身体,你根骨清奇、资质奇佳,我花了一个上午和一个晚上的时间特意按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为你写出了专门的修炼法门,只要你照着这个修炼,不出三个月,你的双腿自然会痊愈。”洛斯眷:“……………………”擦头发的手凝停在头上,他用实力诠释着什么叫“石化如雕塑”。根骨清奇、资质奇佳……我看你画风更清奇,资质更智障。洛斯眷听她信誓旦旦地承诺帮他治腿,还以为她会以钱家医学界的人脉给他找个名医,不曾想,竟然是写点东西让他照着练。洛斯眷瞪着那个厚厚的笔记本,好半天,憋出一句:“这不会是《如来神掌》吧!”周星驰某部无厘头搞笑电影里的经典画面,很难想象,他正在真实地经历着这电影里的一切。浅枂摇头,脆生生回:“不是啊,这是我特意给你写得修炼功法,还有,什么是《如来神掌》啊?”洛斯眷咽了咽口水,继续用毛巾擦头发,然后滑动轮椅去拿吹风机:“不用了。”浅枂见他拒绝,气得眉毛倒竖,她气鼓鼓道:“洛斯眷,你怎么这么懒惰呢!我都跟你说了你只要照着练腿就能好了,你连练一下都不肯嘛!”浅枂上神从小到大不论打任何种族都是她单方面的碾压,干起架来,她极少受伤,就算受伤,身体也能迅速自愈,她这么强,自是对医术一窍不通。面对洛斯眷残废的双腿,她的治疗方案也很简单粗暴,就是让他修炼,变强之后这些毒素自是什么都算不上,洛斯眷根骨称得上万年一遇,他又格外聪颖,又有她浅枂上神一旁指导,真的,慢三个月快一个月他就能好了。但是,他太懒了,竟然比她浅枂上神都懒惰,他居然不修炼的。虽然她浅枂上神也……不修炼,但洛斯眷能一样吗,她又不是人类这么弱小的种族,她吃吃喝喝睡睡就强了,但是洛斯眷却弱了吧唧的。浅枂就特别生气,气到直接抱怨了起来:“我怎么嫁了这么个懒汉呢!”他,洛斯眷,懒汉……洛斯眷擦头发的手一抖,好半晌,回头,盯着钱月,低低回顶了一句:“我怎么娶了这么个智障呢!”浅枂正在气头上,就没听清,她快步跑到洛斯眷面前,直接把那本她精心书写的修炼功法翻开,放在洛斯眷眼前,催促起来:“快练。”浅枂次写汉字,自是东倒西歪、宛若狗爬。那么丑的字还是很有画面冲击的,洛斯眷给惊到了一下,立马别过了头。嗯,丑拒。浅枂迅速地拿着修炼功法戳到他面前,洛斯眷看也不看,别过头。浅枂的功法又跟了过来,洛斯眷接着别过头……如此几个来回,浅枂算是看明白了,洛斯眷就是太懒惰了,他不想练。她次这么为人着想,却被拒绝了,心底自然不好受,她哀怨了起来:“想我浅枂上神,修为何等强大,那些神界的小神仙,哪个不盼着我指点一二,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却不珍惜。”洛斯眷:什么鬼?!昨天你他妈还说自己是鲲鹏,今天你他妈已经变成了上神了么?你他妈点家修真小说看多了吧!洛斯眷切身体会了一遍网上那句话,“精神病者思路广,脑残患者欢乐多”。按理说,对这种神经病,他不搭理就是了,可他其实能察觉到她的善意,就觉得,这哪怕是个精神病,也是个心底想着自己的精神病,这个精神病很认真地想着给自己治腿呢!洛斯眷见她情绪有些低落,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浅枂满脸茫然:“什么?!”洛斯眷觉得自己疯了,因为他竟然一本正经地向一个神经病解释起来:“我是个无神论者,不信这些的,我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神。”洛斯眷出生在北京,成长在北京,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是马列毛邓,是无比正统和坚定的无神论者,妥妥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如今有个人告诉他修炼腿就好,他信了才有鬼。浅枂闻言,腮帮子鼓鼓的:“可我是神啊!”对此,洛斯眷默默地加了俩字:“经病。”一个以为自己是神的神经病,大佬,你很溜啊!的结果,浅枂自是没有成功劝说洛斯眷好好修炼,对此,浅枂只能把她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修炼功法随手塞到床头柜抽屉里了。她情绪多少有些不好,气鼓鼓地跑去盥洗室洗漱,洗完出来,也没让洛斯眷给她吹头发,而是自己拿吹风机吹干。收拾好,躺上了床,还刻意背对着洛斯眷。洛斯眷知道她生气了,但生气的理由,emmm……他实在不知道该拿这个智障怎么办?只探手,揉了揉她那把厚厚的浓密的长卷发。浅枂被摸了摸头,心情莫名好过了一点,她叹息道:“你腿不好别怪我,我本来想给你治的,是你自己不治。”洛斯眷双腿残废,本就跟浅枂无关,对此,声音柔和地回了一句:“不怪你。”浅枂心底或多或少盼望着洛斯眷能重新站起来,但他不想修炼,她也不好强迫他,便相当大气地安抚了一句:“你不想治也没事,我不会嫌你残废的。”洛斯眷“嗯”了一声,把灯关了,心底,回了一句:我也不会嫌你智障的。…………浅枂心情变得比天气还快,昨夜,因着洛斯眷不修炼她还颇为生气,一觉醒来,那点不愉快早就被扔到犄角旮旯里了。吃过早饭,浅枂就兴匆匆地看起了《早婚影帝》。对于生命悠长的上神而言,电视机这法器简直一级棒,她觉得自己可以看一万年的电视都不觉得无聊。浅枂认真看电视的时候,整个洛家庄园自是相当安静平和。双胞胎按照自己的节奏打扫卫生收拾院子,管家时不时带着耳麦和外边的雇佣兵交流几句现状,易程在车库里改装着那几辆车,洛斯眷则在书房里认真翻看着专业书籍……秋日的时光,静好又温柔。但这样的平静终究还是被浅枂打破了。上午看完了两集《早婚影帝》的浅枂就有些无聊,下午,她按着遥控器随便找节目看,却突然点到一个军事频道的节目。那个节目正在讲述原…子…弹。浅枂就看到原…子…弹炸起一朵蘑菇云,然后如广岛这样的城市就毁灭了,她惊讶得双眼瞪圆,老古董上神觉得原…子…弹也太酷炫太拉风了,她以前打架还要靠法术和身体力量,但要是有原…子…弹,她随便扔一个过去,就能把对手炸的尸骨无存。想象了一下自己到处扔原…子…弹的模样,浅枂就觉得太厉害了。这才是一位上神该有的风姿。她霍然站起,拍板决定道:“我要学这个。”怎么学造原…子…弹,这是个问题。但这难不倒知道话本剧情的浅枂上神,浅枂上神清楚地记得,话本的结尾,洛斯眷这个大反派毁灭了星球,他毁灭星球用的就是原…子…弹,而他现在虽然才22岁,但他其实已经拿到了物理学的博士。也就是说,洛斯眷是会造原…子…弹的,就算现在不会,以后也会。于是,浅枂上神决定,跟洛斯眷学造原…子…弹。既然决定好了,浅枂自是不会再磨叽了,她飞快地跑上了楼,推开书房的门,小跑到坐在书桌前的洛斯眷面前,一脸真挚跟诚恳地道:“相公,求你帮个忙。”洛斯眷懒散抬眸,觉得这画风意外的不错。他多少有点大男子主意,他理想中的和钱月的相处之道,就是钱月娇滴滴地哀求自己,他非常轻松写意地替她解决,然后钱月一脸崇拜地看着他。虽说,钱月和娇滴滴相距甚远,但也不妨碍洛斯眷在钱月求他办事的时候升腾起爆棚的虚荣心。洛少爷一脸淡雅高贵,他端起茶杯浅浅啜饮一口,淡然道:“说吧,什么事?”浅枂定定道:“教我造原…子…弹。”“噗……”洛斯眷口里的热茶全喷了,今年新产的大红袍,全喷到书桌上了,连桌上一期的物理杂志都被喷得湿了大半。浅枂见洛斯眷呛到了,立马体贴地帮他拍背顺气,又抽了纸巾擦干桌上的水渍。她对洛斯眷的反应并不惊讶,毕竟原…子…弹这种武器是杀手锏的存在,她想把洛斯眷的杀招学走,洛斯眷反应这么大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浅枂就是很想学,就觉得打架的时候扔原…子…弹实在是太酷了。所以,收拾完满桌狼藉,浅枂就拽着洛斯眷的衣袖,晃啊晃啊晃,撒娇中:“相公,求求你了,教教我吧!”小美人喊着“相公”撒着娇求你帮忙,一般的情况,是要答应的。但洛斯眷就想问一句,他妈的他能答应么?原…子…弹这种国家机密的武器,老子根本不会造好伐!他捏了捏头痛的太阳穴,道:“我不会。”浅枂哼哼唧唧的:“相公,我知道你会的,你教我啦,放心,我不用原…子…弹打你。”洛斯眷:“…………………………”你干脆用原…子…弹炸死我得了,省得老子坐在这里被你折磨。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洛斯眷诧异问道:“你怎么突然想学造原…子…弹了?”明明昨天还是被洗脑神曲洗脑的傻叉,今天……也是个傻叉,不过是个梦想着造原…子…弹的傻叉。浅枂想到原…子…弹,一脸憧憬:“因为很酷啊!”洛斯眷快被这个理由说服了,确实挺酷的,以后说出去吓死人,老子会造原…子…弹。他脑海里自动思考怎么让浅枂学会造原…子…弹。首先,转专业,学物理,发表一堆相关SCI。然后,进入国家相关部门,被送到内蒙古或者新疆的特殊基地,直到……秃头。浅枂接着道:“要是我学会了造原…子…弹,以后跟人打架,我就不用法术了,我扔原…子…弹就好了,把他们炸成一朵朵蘑菇云。”洛斯眷:“…………………………”你他妈跟谁打架,要用到核武器。你他妈这是打算毁灭地球吧!洛斯眷微微崩溃,他暴躁地回:“我真不会。”浅枂就觉得,洛斯眷肯定是会造原…子…弹的,毕竟话本里是这么写的,他只是不肯教她而已,于是,浅枂决定求他,她看了好几集《早婚影帝》,撒娇求人的技能已经学得贼溜,当下,就甜甜嗲嗲地喊人:“眷哥~~~~~~”那刻意拖长的尾音,挺恶寒的。但莫名其妙的,洛斯眷心头一麻。果然男人对喊自己“哥”的女孩子无法拒绝。旋即,回过神来,又开始骂娘了。操。老子怎么了,老子难道要被这声“眷哥”收买然后去学造原…子…弹只为了教她么?浅枂扯了扯他的衣袖,低低哀求道:“眷哥,教人家啦~~~~”洛斯眷回魂,摇头道:“求我也没用。”浅枂觉得是自己求人的力度不够,当即用出杀手锏:“爸爸!!!”洛斯眷唇角一抽。到底是谁教她叫爸爸的,谁,出来,我打不死你。洛斯眷这时候哪里知道,某种意义上,是他教的,他为了打发钱月,让她看电视,看的她学了一口骚话。洛斯眷真的快疯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钱月就是固执地认定他会造原…子…弹,然后让他教她。而以钱月的固执程度,他不教她,她会折腾死他。他妈的他怎么可能真教她造原…子…弹啊!一,他不会;二,会了也绝不教她。洛斯眷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哄。他淡然问:“你真打算学啊!”浅枂点头如捣蒜:“嗯嗯,我要学。”洛斯眷悠然道:“学造原…子…弹很难的,等你学会了,你就秃头了。”秃头……浅枂算半个鸟类,毛发还是很旺盛的,她想象了一下自己秃着头扔原…子…弹的画面,瞬间一抖。那情景,一点都不拉风酷炫,一点都不狂飙酷帅拽。她立马摇头:“要秃头的话,那我不学了,我还是用法术吧,用法术不会秃头,而且,比原…子…弹还厉害很多。”洛斯眷一脸无语。什么鬼,她的法术,比原…子…弹还要厉害。这智障,脑洞真他妈大。你怎么不说自己是上帝呢!啊,不对,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神仙来着。浅枂放弃学造原…子…弹了,就告别离开了洛斯眷,“咚咚咚”跑下楼去看电视了。虽然不能造原…子…弹,但还有很多的电视等着她看呢!洛斯眷看着她跑远,呼气。好在,用“秃头”的威胁吓退了她,不然要造原…子…弹的浅枂会把整个洛家折腾得鸡飞狗跳。收拾好心情,洛斯眷接着看手边的物理杂志。可还没看呢,一阵剧痛便从体内传来,紧接着,他的皮肤便开始渗血。洛斯眷脸色一黑,立马联系了易程:“快,过来,送我去地下室。”易程收到这指示,飞快地跑到书房推着洛斯眷前往地下室。而随着洛斯眷进入地下室,整个洛家庄园进入戒备状态,不论是双胞胎还是管家都一脸紧张。进入地下室,那意味着……少爷毒素发作了!

鄂州治癫痫专科医院
牡丹江治疗癫痫病医院
邢台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