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壁信息港 > 金融

仙农 百零五章 入门

发布时间:2019-12-05 05:21:51

仙农 百零五章 入门

“掌门,您看这事要怎么处理?”玄宗山的大殿内,时任执事长老的莫宝生恭敬地向掌门宋文说道。这位莫长老皮肤白净,额头宽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数寸长的胡须整齐而又亮泽,看上去大约五十余岁的样子,但因为保养的很好,丝毫不显老态。他穿着一件墨蓝色的道袍,一条银灿灿腰带很雅致地挂在腰间,显出他的为人既干练,又严肃。

“李良?这个名字怎么如此熟悉?”坐在宝座上的宋文宋大掌门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圆圆的脸盘,坚挺的鼻子,眉毛和胡子是又白又长,此时他正有些疑惑地对莫长老说道。

“掌门,这个李良就是七十年前凭借‘仙缘玉牌’加入我玄宗山的‘四克之子’。他刚加入之时确在我仙门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提起李良这个名字,让这位莫长老严肃的脸上不禁抽搐了几下。

“哦?就是他呀!呵呵,你要不提,我怕是已经将他忘记了。对了,那个李良现在怎样了,我记得严师弟在陨落之后,似乎他就没有消息了吧?”宋掌门淡淡一笑,然后一脸温和地追忆着什么,轻柔地说道。

“是的掌门,严师叔陨落之后您就将他留在了严师叔的洞府之中,时至今日。不过,不过前日弟子去严师叔的洞府探查过了,那里已变成一片废墟,卧室之中还有一副骸骨,想是那个李良已经死去许久了。”莫长老略将头向下低了低,想要遮掩一下他那略带鄙夷的愁苦表情,继续恭敬地说道。

“死了吗?哎,可惜了!凡是能够得到‘仙缘玉牌’之人,那都是具有莫大福缘之人呐!当年仙祖在飞升之前将留下了四十九块‘仙缘玉牌’,并告诫他的弟子,凡是凭借此物加入修仙门派之人,不论是否具有灵根,不论修为如何,一定要好生照顾,因为天地气运就掌握在他们手中,得到了他们,就相当于得到了天地气运。数万年来,凡是凭借这‘仙缘玉牌’加入到仙门之人,都能让那个仙门兴旺万年以上,可加入我玄宗山的这个李良,还没有给咱们带来福缘,怎么就死了呢?可惜,可惜呀!”宋掌门捋着又白又长的胡子,一脸惋惜地说道。

“也许这个传言不准呢!掌门,您看我们是不是先处理这个李小良的事?”莫长老抬起来有些不忿的说了一句,但马上又警醒了过来,恭敬地说道。

“嗯?传言不准?那怎么可能,已经有数个先例可以证明这事是准确的了,也许是另有机缘也说不定。对了,你说来的这个孩子多大来着?”宋掌门听到莫长老的话语,眉头轻轻一皱,沉吟一会才又问道。

“九岁。”莫长老没有再争辩什么,继续恭敬的回禀道。

“九岁?天地异象之中那个孩子似乎就是这个年纪,看来这里面有些玄机呀!”宋掌门抬起头,看向大殿的顶部,轻声叹道。

“掌门,这孩子毕竟是‘四克之子’的后辈,会不会像他的祖父一样与我仙门相克,这还未尝得知,您看我们到底是该留下他,还是让他下山?”莫长老犹豫了一下,又开口说道。

“嗯,天道之中有相生,也必有相克,他的祖父与我仙门相克,说不定他就会与我仙门相生,毕竟‘仙缘玉牌’不会故落入一个普通人的手里,我看还是先收下他吧。”宋掌门静静地想了一会,才转过脸来对莫长老说道。

“是,不过他该安排到哪里呢?”莫长老应了一声,但转念一想,又继续追问了一句。

“他的修为怎样?”宋掌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基础功法入门期六层,仙术只会火球术,略懂制符,能制作低级的火符。”对于这事,莫长老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道。

“九岁就有这等造诣已经很是难得了。对了,他的资质如何?”宋掌门有些吃惊地说道。就算是在玄宗山这样的门派,能将弟子培养到这个水准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五行灵根。”不知道为什么,李小良总是让莫长老感觉有些奈,只要一有人问他关于李小良的事,他那原本应该很严肃的脸上,就会情不自禁的抽搐。

“哦?呵呵,看来我的推测是对的,他的福缘真的很深厚啊!”宋掌门闻言轻轻一征,随即笑着说道。

“掌门,您看这事?”莫长老苦笑了一下,又问道。

“这段时间我们也招收了不少的弟子吧?”宋掌门话锋一转,淡淡地问道。

“是,自从出现天地异象,仙门就安排了大量弟子去世俗中寻找具有灵根之人,再加上一些世家大族的子弟,这段时间我们共招收八至十二岁的弟子三百七十七名,不包括这个李小良。”莫长老掌管仙门的具体杂事,对于弟子的招收情况那可是相当清楚的。

“修仙问道,不能人云亦云,这招收世俗弟子的事情,我看就到此为止吧。将那个李小良编入招收弟子之中,按照咱们仙门的规定,根据测试情况来安排他们的去处。”宋掌门又抬起了头,继续看向了大殿的顶部,淡淡地说道。

“是,弟子明白了,弟子这就去安排。”莫长老恭敬地回答一声,然后施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大殿。

在宋掌门注视的大殿顶端,那里有一个非常小的小洞,可以让一缕阳光照射下来。小洞下方的大殿主梁上放着一块玉牌,正是当年李良拿来的那块“仙缘玉牌”。阳光通过小洞照在玉牌之上,反射到大殿之顶,映出了一个很小的“浮”字虚影。

良久过后,宋掌门收回了目光,慢慢眯起了眼睛,轻声地嘀咕道:“这个‘浮’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来到玄宗山已经七天了,在这七天里李良可是战战兢兢地过着。他不是个善于编瞎话的人,虽然经过了精心的准备,把所有一切都布置的妥妥当当,但谁又能保证那些精明异常的修仙者们不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万一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他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哎,奴叫啥?”正当李良有些紧张地东张西望,忽然从旁边传来了一个不清不楚的小孩子声音。

李良回过头来,看向不远处正在咬着馒头的一个半大孩子,有些诧异地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要说那位负责接引的低阶弟子也是够过分的,从李良到仙门寻祖开始,他就把李良与这屋里二十几个半大孩子安排在了一起,不闻不问,这让李良原本就有些担心的感觉,又增加了几分。

“嗯,我问你叫啥?”半大孩子三口两口消灭掉了那个大馒头,然后拍了拍哽噎的胸口,又从边上一个盆里拿起两个馒头,走了过来,对李良说道。

“李小良,怎么了?”李良不明白这小家伙是什么意思,有些好奇地反问道。

“没什么,这几天我看你都不怎么吃东西,所以就问一下。给你,先吃点东西吧,别想那么多了,这里可是仙人们修炼的地方,能来就已经是祖上烧高香的了,而且还有大白馒头吃,总比在家里打猎要强好多的。”半大孩子坐到了李良旁边,将两个馒头递了过来,憨厚地说道。

“谢谢你,不过我不太饿,还是你吃吧,呵呵……”李良轻轻笑了一下,对他说道。说实话李良现在对这些馒头实在是吃不下去,因为它们的味道实在差太多了。

“不吃东西怎么成!必须得吃,过两天还要进行入门测试呢,不吃东西就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就过不了关,过不了关就对不起爹娘和乡亲们,所以必须要吃东西的!”半大孩子见李良还不肯吃东西,有些激动地对李良说道。

“好,好,我吃,我吃,呵呵……”李良苦笑一下,接过了馒头,慢慢地吃了起来。重返童年的李良到了现在依然不太适应,特别是跟这二十几个孩子住在一起的这几天,不适之感就为浓重了,所以他就采用以前那种办法,能躲就躲,能避则避,尽量不与他们接触,实在躲不过去了,就简单的应承几句,把他们糊弄过去,然后找个比较偏的地方,一个人呆在那里。

“呵呵,我叫马源,源源不绝的源,那个是我弟弟叫马涛,波涛汹涌的涛,以后有啥事尽管跟我说!”半大孩子见李良听话的吃起了馒头,咧嘴笑了起来,随即又把小胸脯一挺,很仗义地说道。

“啊?你弟弟?你们两个都有灵根吗?”李良闻言一愣,有些诧异地问道。据他所知,这屋子里的二十几个孩子是来自世俗之中,但问题是世俗之中兄弟二人都有灵根的情况几乎比出现异灵根的概率还要低。

“对呀!招我们的那位老仙人就是这么说的。”马源一脸坦诚地说道,随后转过脸去,冲着正在大嚼着吃食的那群孩子喊道:“二毛,二毛,过来!”

“二毛?哎,你弟弟不叫马涛吗?”李良又是一愣,有些不明白地问道。这家伙应该是叫他弟弟不假,可是他喊的名子咋听着不像呢?

“呵呵,说来你别笑,我们哥俩的名字是上仙山之前老七爷给起的,原先我们哥俩叫大毛,二毛,这不叫习惯了嘛,一时还没改过来,呵呵……”马源憨厚地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哥,你叫我啥事?”一个小一点的孩子,啃着馒头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他不明白还有什么事能比吃上大白馒头还重要。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二毛,不对,是马涛,马涛,呵呵……”马源一揪这个叫“二毛”的孩子,笑呵呵地对李良说道。

“哥,那馒头没了!”小马涛脸色一苦,有些不太高兴地对马源说道。

“就知道吃!老七爷不是说过了吗,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多个朋友就多条路,咱这不是在多路嘛!”马源拍了他一巴掌,一脸严肃地对他说道。

“哥,路有一条能走就行了呗,可这馒头要是没了就没得吃了!”小马涛揉着被马源拍打的地方,一脸委屈地说道。

“这个给你。”李良见这哥俩一个像似小大人一样的教训弟弟,一个则一脸委屈地撅着嘴,不由想起了上辈子他的那几个弟弟妹妹,神色一暖,就把那个没有吃的馒头递了过去

“给我的?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小马涛见李良把雪白的馒头递了过来,脸上立刻露出了兴奋之色,口中称着谢,手上使着劲,一把抓了过来,就往嘴里塞去,生怕别人再抢了去。

儿童用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2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
治小儿感冒咳嗽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